网站公告:欢迎光临晶晶在线

韩非子为秦王揭秘亡国之兆的故事

[摘要] 韩非子,又称韩非或韩子,战国时期思想家,法家代表人物。他是韩王歇(战国末期韩国君主)之子,荀子的学生。将儒家、道家、法家、墨家、名家、兵家、农家、杂家、阴阳家、纵横家融为一炉,是先秦诸子集大成者。

韩非子现代雕像

韩非子,又称韩非或韩子,战国时期思想家,法家代表人物。他是韩王歇(战国末期韩国君主)之子,荀子的学生。将儒家、道家、法家、墨家、名家、兵家、农家、杂家、阴阳家、纵横家融为一炉,是先秦诸子集大成者。韩非子认为,君主要统治天下,必须依据人性人情。人性饥而食,寒而衣,渴而饮,自私自利,趋利避害,这正是法制可立、赏罚可施的人性基础。其上期讲到秦王大举发兵,攻打韩国,索要韩非。秦国大兵压境,令小小的韩国朝野震动,大家议论纷纷,商议对策。

秦国统一六国的征程中,韩国是六国当中比较弱小的国家,离秦又很近,秦国首先对付的就是韩国。秦王政十六年至十七年(公元前231—前230年),在秦灭六国的战争中,秦军围攻韩国,韩国情势危急;秦提出让韩非作为人质。

韩非子当时年纪不小了,是韩王安的叔叔。王叔。若拒不交人,秦强韩弱,韩国危矣!若拱手相送,丧权辱国,韩国颜面何存?

这个时候,韩王安必须想出一个两全之策,既能解秦兵之围,又能保全自己君王的声威。他将怎样做呢?

他选择外交途径,派韩非作为韩国“特使”出使秦国。这是一记妙招,也是委曲求全,没办法的事情。人们常说“弱国无外交”,弱国怎么做外交啊?这就是当时韩王安万般无奈之举。在送走韩非的时候,韩王一再对韩非耳语:你要相机存韩,相机存韩啊!

韩非答应使秦,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既然秦王要的不是土地、城池,而是自己,他必须豁出一己之身,解韩国之围。对于秦王的赏识,他内心里十分矛盾和焦虑,韩非在本国得不到赏识,目睹韩国逐渐衰落,快要亡国了。他曾一次次上书韩王,但是几代韩王完全不纳其言,令他非常悲愤,好像和氏之璧,不为君王赏识。韩王身边的亲近之人,宠臣权贵,也对韩非万般排挤。韩非以一己之力,万不能与之相抗衡。这样发展下去,其结果,不是以公法诛之,就是以私剑杀之。

韩非的学说在韩国用不上,他只能自己著书立说,盼望荆山之玉,有一天能见天日。如今自己的学说却被强秦所欣赏,秦一旦做大,六国必然为秦所灭,此情此景,令他如何抉择?但是当前无论外面的形势还是国家的形势,韩非都不得不踏上通往秦国之路。他知道自己是离开家乡,流离失所。他不知道未来的前途怎么样,所以怀着忐忑的心,出使秦国。

上一页123
  • 点赞(0)
  • 收藏(0)

发布评论

请登录

按Ctrl+Enter可快捷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

网友评论加载中